首页  »  另类小书
淫途易修仙56

提示:以下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第五章

在逛散修摆摊的那片区域时无意间寿儿看到有散修居然在摆摊卖符纸、丹砂、符笔。他勐地想起了自己盘算的靠炼制高阶灵符来赚取灵石的计划来。

小溪谷那银色大蛇藏身的水潭边山腹大洞里还有那么多的蜕皮的下腹软皮,如果都能做成攻击力、防御超强的高阶灵符的话,肯定比单独卖蛇皮要赚更多的灵石,那样的话给爷爷、奶奶、爹、娘买上品益寿丹的一万六千多下品灵石也就能解决一大部分了。

畅想着当爷爷、奶奶、爹、娘拿到自己给他们买的能增加二十五年寿元的上品益寿丹时他们那开心的笑容,那对自己嘉许的目光时,寿儿站在卖符纸的摊位前傻笑不已……

“道友?这位道友?你可是要买制符用的材料吗?”那摆摊的四十多岁的凝气中期散修看柳寿儿一直站在他的摊前呆呆傻笑,不禁背嵴发凉,不知道这独眼怪人在琢磨什么?于是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对……对对,这符纸怎么卖?”寿儿被从遐想中唤回现实。

“有好几种符纸呢,你要那种?这种是用灵草六叶草配制的二十张只要一块下品灵石,这种是用一级妖兽黑皮貂的兽皮配制的符纸两张一块下品灵石……”那摆摊的四十多岁的凝气中期散修详细介绍着。

“咦?用妖兽皮做的符纸这么贵?”寿儿故意装作嫌贵的样子。想套那散修的详细解释。

“那是自然,打一只一级妖兽多难啊?而且妖兽皮做的符纸制符成功率更高,所以用它的皮做出来的符纸肯定也贵咯。”那散修解释道。

“一级妖兽皮做的符纸制符成功率更高?那二级妖兽的兽皮、三级、四级妖兽的兽皮做出来的符纸制符成功率更高?更加的好卖吗?”寿儿侧面试探着问道,他想事先了解一下行情。

“那是当然,那种中高级的符纸当然好卖,用越高级的妖兽皮毛做成的符纸制符成功率越高,所做的符箓威力也就越大,也越好卖。”

“原来是这样啊。对了,你这丹砂怎么卖?是用什么兽血配制的?”

“这丹砂一盒一块下品灵石,它就是用那一级妖兽黑皮貂的血配制的。”

“这符笔呢?不会也是那一级妖兽黑皮貂尾巴上的毛做得吧?”

“的确是。”那散修尴尬地承认道。

“这位小哥儿,你可是要买炼符的材料?我的符材可是要比他的便宜很多哦。你要不要过来看看?”柳寿儿正欲再向那摆摊的散修打听一下关于符箓的市场价格。忽然耳边传来甜甜地女人密语声。

这女人居然不是叫他道友,这让寿儿很新奇,他连忙向四周扫视,想找到这位私下联络他的女人,如果能压低价格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他练习制符要用很多的符纸的。可是看了一圈四周摆摊的没有一个女人,他正在疑惑,那女人的妩媚声音又传来了:

“我没摆摊,在这里摆摊要交灵石的,我的小本生意赚到的还不够交摆摊费的呢。我在你身后站在一个卖低阶符箓的摊位前。你要是想买符材就跟我到旁边商议,别让哪个摆摊卖符材的看出来。”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符纸怎么卖呢?”寿儿问道。

“一块下品灵石二十五张,便宜吧?”

“价格是可以,不过质量怎么样?”寿儿不动声色地扭头看向身后,果然看到一个上身穿淡绿色紧身小夹衫,下身穿深绿厚长布裙的身材傲人的女人。她高挽着发髻露出雪白的后脖颈正背身站在一个卖符箓的地摊前。等他看过去时那女人却摇曳着丰腴的翘臀不动声色地走向了摆摊区之外。同时传来了她的密语:

“我的货好坏,你跟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再去别家看看。”柳寿儿对那位摆摊卖符材的三十多岁的男修士抱歉道。说着就扭身缓缓跟上了那女人。

那女人一直走到个两栋商铺之间的小巷里才停下身来,缓缓地扭过脸来,原来是一位颇具姿色的二十多岁的清丽少妇。寿儿之所以判断她是位少妇是因为她胸前的那对儿傲人的玉峰,那种尺寸只有哺乳过孩子的女人才会拥有,一个未婚的女子是很难具有那种尺寸的。看她的修为也就是凝气三、四层的样子。

这清丽少妇扭过头来看到寿儿的面貌时先是惊讶的一愣(可能是意外于寿儿竟然会是个独眼龙吧?),接着就很快回复了平静,一拍腰间哪个灰色的储物袋就从中取出来一大叠方方正正的符纸来。自信满满地道:“你随便从中抽一张,看看我做的符纸可比你刚才看的那人的好?”

寿儿没有回应,因为他的注意力被这清丽少妇腰间的哪个灰色储物袋给吸引住了:“这……这不是我们道神宗的储物袋吗?她一名散修怎么会有?难道……?”寿儿在心里揣测着。

“喂,这位小哥儿,你倒是抽一张验验货啊?”那清丽少妇催促道。

“哦……好……好。”寿儿缓过神儿来,连忙从那叠符纸的最中间抽了一张。

他把哪张符纸拿在手中反复端详着,这符纸的好坏主要看配料的均匀度、纸面的平整度。只有均匀、平整的符纸在其上书画符阵时才不会出现偏颇,从而提高了制符成功率。这些都是道神学堂的相关授业尊师的口头禅,所以他牢记于心。

先来看他手里这张符纸:首先纸面色泽匀称,无杂色,说明配料的均匀;其次纸面光滑如镜,说明平整度极佳。再者这符纸方方正正一看就知道是用了很考究的符模。

“不错,这符纸的确不错。”寿儿由衷地赞叹道。

“你要多少张?”清丽少妇用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寿儿。

“你一共有多少张?我都要了。”寿儿知道要想制好符不多练习是不行的。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我这里还有一百五十多张,零头就送给你了,你给我六块下品灵石吧?怎样?”清丽少妇激动地又从储物袋中把所有的符纸都取了出来递给了寿儿。

寿儿把手伸进怀里,一个神念进了储物戒指中六块下品灵石就出现在了手中,递给了那清丽少妇,接过符纸收进了储物袋中。

这清丽少妇接过灵石好一阵欣喜,不过瞥见寿儿腰间连个储物袋都没有,每次都是把手伸进怀里掏来掏去的,于是有些怜悯地看着寿儿道:

“唉,咱们散修都不容易啊,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志于制符也是不简单,不过姐姐可事先奉劝你一句:这炼制符箓刚开始可是不一定能赚到灵石哦。听说刚开始时的成功率极低,除非有制符天赋,不然……”

“姐姐?”寿儿心头一暖,看得出来这清丽少妇误认为他没有储物袋,有些可怜他。不过他还是觉得这人心地不错,于是就动了想长期合作的打算。毕竟这制作符纸是一项很专业的辅助性职业,他可没有心思去专门学习。他的哪些大银蛇蜕下来的下腹软皮要想变成符纸,必须先找个可靠的人来配制符纸。

为了多了解这女人是否可靠,不被表面假象所蒙蔽,寿儿配合着她的叫法问道:“多谢姐姐关心了。不过您这制符纸的手艺这么好,为何不加入宗门呢?听说这道神宗就有专门的符箓阁,急需像你们这种人才呢。”

“唉,我拖家带口的怎么可能去什么宗门修仙呢?家里还有夫君,还有公公、婆婆需要照顾。再说我的资质也太差了,我……我是杂灵根。”说到这时女人神情黯然地低下了头。

寿儿刚想出言安慰,可那女人一抬头竟笑盈盈地骄傲地道:“不过我女儿在道神宗,而且她就在你说的哪个符箓阁里。其实我的这些手艺都是她教给我的。”

寿儿忽然想起这女人腰间佩戴的道神宗的储物袋来,他一下子就全明白了。

“哦?你女儿进道神宗多久了?”

“八年了,灵儿去的时候才这么一点点儿,可是现在都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已经出落的比我这个当妈的漂亮多了。”这女人用手比划着女儿的身高,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灵儿?八年了?那岂不是跟苏嫣是一届?”寿儿暗自在心中想着。不知道怎么搞得:一说起女孩来,他总是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苏嫣。哪个给他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圣洁仙女小姐姐。至今他都深深地记忆着苏嫣从主峰上飘飞下来的那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这位姐姐,我看你的符纸都是用灵草做的,你会用妖兽皮做符纸吗?”寿儿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会的,我境界太低根本就不敢去招惹妖兽。不过我为了练手我平时也用普通野兽皮来做符纸。”这清丽女子连忙解释道。

“不过我可是听说用有妖兽灵气的兽皮做出来的符纸等级更高,做出符箓的成功率也越高,而且用它完成后的符箓品阶也越高,威力也更大。所以好像用有妖兽灵气的兽皮做的符纸也更好卖吧?”寿儿适时引导道。

“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可是……不瞒你说前一段时间在采集制作符纸的灵草六叶草时,我偶然发现了一个很隐蔽的大山洞距离我们村并不是太远,里面好多一级妖兽风刃鼠,我引了一只出洞结果这妖兽敏捷的很,我不但没有杀死它,反而被它发出的风刃划伤了。”

“风刃鼠?听说它的攻击力不是太高啊。这样吧,过两天我把这些符纸用完了就帮你一起去杀。然后把兽皮交给你来做成符纸,血交给我来作为丹砂画符箓用。不过你做出来的符纸必须全部卖给我。你觉得怎样?”寿儿道。

之所以这么做寿儿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来可以通过一起杀妖兽来进一步了解这女人的心性,考察她值不值得自己把四级妖兽的软皮交给她做符纸;二来如果这女人值得信任的话还是要多练习练习用妖兽的兽皮做符纸的,毕竟用灵草跟用妖兽做符纸的配方都不一样,必须要提高熟练度,才能保证将来自己交给她的四级蛇皮不会被她浪费掉太多。

“真的吗?那太好了。可是到时候我怎么找你啊?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你叫什么?”这清丽女子高兴道。

“我叫寿儿。大后天早上我来这里等你好了。”明后天该轮到钟师兄出去采摘灵草了,他只能等到大后天才能出来。

“寿儿?看来你父母都希望你能长寿呢。我叫罗羚,你以后就叫我羚姐吧。那我大后天早上就还在这条小巷里等你。”罗羚大方道。

“好,羚姐。你这里有符笔和丹砂吧?要是没有的话我就随便去买点,反正等到大后天猎杀了几只风刃鼠后就可以有妖兽血来做丹砂了。”

“符笔和丹砂我都有,不过都是用普通野兽的毛、骨、血做的,用这种符笔画符成功率肯定不高。要不我就帮你去那卖符箓的老曹哪里去买套好点的,他用的灵草符纸都是我供货的,我去帮你买肯定能便宜些……”罗羚诚恳道。

“不用太好的了,反正也就用两天。我有上好的妖兽毛、骨,羚姐你会做符笔吧?”

“会的会的,我是按照道神宗最正宗的工艺、步骤天天做符笔的,不过就是用普通野兽的毛、骨而已,如果换成妖兽的毛、骨的话过程也是一样的。”罗羚急忙解释道,生怕寿儿怀疑自己的手艺。

寿儿早就打算好了:把二级灵兽三角麋鹿的尾毛剪一大撮来做符笔的笔尖,再从四级妖兽银色大蛇身上掰断一根肋骨做笔杆。这符笔要是做出来等级肯定不低,画符的成功率肯定能提高一大截。

罗羚从储物袋里取出自己做的符笔、丹砂递到寿儿手中,寿儿刚把手塞进怀里去沟通储物戒指取灵石,罗羚却早已扭身跑开了,还扭头媚笑道:

“比我还穷,连个储物袋都没有,还装什么穷大方啊?这符笔、丹红就算是当姐的送给你好了。只要你肯跟着姐卖力杀妖兽以后肯定能让你发财。”

寿儿望着罗羚离去的摇曳身影,一手拿着罗羚送给他的符笔、丹砂,一手还一直插在怀里握着储物戒指,竟呆在了当场无语凝噎:“比你还穷?我……还跟着你发财?……”

寿儿又一次被人鄙视了,而且还是被一位比他境界还低的散修女人。不过这次他心里似乎没有丝毫的不舒服,反而有那么一丝丝的暖意。

第六章

柳寿儿再一次赶往小溪谷那银色大蛇藏身的水潭边山腹大洞,由于天色渐晚视线已经渐渐模煳,所以他仅仅用御风术飞驰过道神宗门不远就一拍灵兽袋唤出了小淫猴、三角麋鹿来。然后骑上三角麋鹿就卷起一片尘土消失在了原地风驰电掣般的向小溪谷冲去。

可是寿儿刚走不久一名身材短小的穿着道神宗衣袍的修士就赶到了,望着那一骑绝尘的三角麋鹿,这名修士欲哭无泪:

“该死的,原来是扮猪吃老虎啊!居然有二级灵兽坐骑?幸亏我一直都忍住没有动手,这家伙绝对是隐藏修为了。奶奶的,这家伙太能装了。居然还装穷骗一位靠卖符材为生的低阶女修的符笔、丹砂?哪个时候我就看出来这家伙太会伪装了!妈的,幸亏老子警惕性高没上当。要不然早就被他反杀了。”

这位正在发泄着的,正是那位古剑门一直跟踪而来的凝气后期境界的章弘。他发泄了一通后就果断地扭身向坊市方向飞驰而去了。不过如果他知道寿儿并没有隐藏修为,就只是一名凝气五层的小修士后,估计会被气吐血的。

……

柳寿儿来到山洞大厅里看到那银色大蛇还安然无恙的静静躺在哪里,这才放下心里,讲真:自从知道了自己遗漏了这四级妖兽身上的满身宝贝后,他在路上就提心吊胆的,紧赶慢赶,生怕出了纰漏被别的修士发现了这条大蛇。

先用赤红锋利短剑从已经被他剥开皮的银蛇的前一段割开那大蛇嵴背上的大动脉,用买来的那口大缸接着流出来的灵血。那腥气十足的灵血就像喷管一样喷进了大缸里,接了整整一大罐之后居然还有不少,寿儿赶紧割了一块蛇肉堵住了那大动脉的口子,把已经装满灵血的大缸盖上盖子收回到了储物戒指里。看来这大缸还是买少了,他低估了这四级妖兽庞大的血量,只能等下一次买好缸以后再来了。

再用赤红锋利短剑撬、砍断大蛇的嵴梁骨节,露出了胳膊粗细的骨髓腔道,一股粘稠的黄骨髓液就流了出来,赶紧再用另一口大缸接住。然后御使灵力到骨髓腔道里使劲抽取着粘稠的黄骨髓。这骨髓的量显然是没有灵血多,即使有寿儿灵力的加力抽取流速也并不是很快。

小淫猴不知什么时候竟爬到了大缸缸口上,伸出一双小爪子接了一小捧粘稠的黄骨髓就慢慢地喝了起来。只一会儿功夫就开始全身冒起了热气,然后就蹲在哪里学着寿儿打坐的样子闭目炼化了起来。

寿儿看到后一阵讶然,他突然意识到其实灵兽也是要修炼的,只是方式跟人类可能不同。正感叹间三角麋鹿也凑过来仰着头张嘴就接了一口正在缓缓流到大缸里的骨髓。同样的没过多久三角麋鹿也浑身冒起了热气来,然后就地闭目卧在了大缸旁边,看样子也是炼化起了那能量巨大的骨髓。寿儿趁机轻轻飘到它身边,在它的短尾巴上用锋利的赤红短剑轻轻一划,就割下来一大撮尾毛,打算过两天交给罗羚做成符笔。

看到两只灵性十足的灵兽都对这骨髓如此感兴趣,寿儿也好奇了起来,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个大瓷瓶来,接了一瓶后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一股黏黏的液体伴随着浓浓的腥味入口,刚皱着鼻子强忍着腥味咽下喉咙,一股热辣辣的浓郁灵气就沿着食道爆发开来,这灵气太浓厚了、太炙热了,寿儿赶紧闭上眼打坐运行《道神决》凝气卷心法,一股炙热的灵气就沿着经脉流动了起来。半个时辰后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寿儿用神念内视自己的经脉,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经脉似乎被这炙热能量冲刷、改造的更加坚韧、宽阔了一丝丝。

寿儿闭目静静感受着那一股非灵气部分的骨髓热流最终的流向,最后惊异地发现那一部分骨髓热流竟然流进了下身的阴囊睾丸内,害得睾丸也烘热鼓胀了起来,明显比之前盈鼓了几分。睾丸内的燥热气流最终通过输精管沿着被烘热的阴囊上升,又穿行过腹股沟管穿过盆腔,最终进入了精囊腺流进了射精管,一下子寿儿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也被炙烤得肿胀、粗大了起来,被一点点地蒸烤着,他甚至都能感觉得到阴茎上分泌出了一股股的液体来,龟头的海绵体也越发肿大了起来。寿儿能明显感觉得到自己的下体也同样在经历着改造。

寿儿这时勐然想起哪个古剑门的魁梧修士所说的:“髓能生精!”寿儿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这句话的真意了。

等寿儿打坐炼化完毕,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之前放在身边的哪个装满了骨髓的大瓷瓶不见了,他第一时间就看向了小淫猴。这家伙此时还在全身冒着热气炼化着骨髓,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它身边也没有那大瓷瓶,估计是早就被它收进了储物袋里。可笑的是:这淫猴蹲坐着的裆部部正有一根红通通的阳物一柱擎天!看哪形状似是已比之前粗大了几分,变化更大的其实是它那小阴囊,以前小小的几乎不显眼,可现在居然已经憋涨的鼓囔囔、红通通的。再看一旁的三角麋鹿也是同样全身冒着热气。

“看来这四级妖兽的灵髓果然是不同凡响,修炼效果明显要好于用灵石修炼!而且此灵髓明显具有改造肉身的作用,让经脉更坚韧、宽大,让……”寿儿正暗想着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自己的裆部:居然不知何时也顶起了高耸的鼓包。

……

最终四级灵髓也流了将近一大缸,盖好盖子收进了储物戒指里。寿儿又把断了嵴梁骨的前一小段银蛇连着蛇头的部分,全部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又忙碌了一整夜把蛇皮剥开,把大蛇分成了好几段,一段段的收进了储物戒指内,幸亏这储物戒指有二十多丈见方的空间足以放得下。

又去哪个满堆蛇皮的大洞内收了不知多少张蛇皮,直到储物戒指都快装不下了,才作罢。

晨光刚刚照亮大地之时寿儿才疲惫地回到了灵兽谷,等跟钟师兄交接完,看着他飞驰出谷后,寿儿才终于熬不住倒头就睡在了他的哪张破床上。

等他醒来时已经是午后了,赶忙起床忙着去喂了灵兽,然后就开始按照他事先规划好的计划开始着手忙碌了起来:

首先去灵兽谷口的灵兽谷藏经阁内,查阅了关于灵蛇蛋的孵化技巧。这藏经阁里储藏的典籍多是有关妖兽、灵兽收养、认主、饲养等等的专业书籍。

寿儿找到了一本有关蛇类的饲养典籍,一看这典籍才知道原来:如果把蛇蛋埋在潮湿的沙地里,让它自行孵化的话要30天左右才可以孵化出蛇。而要是把蛇蛋埋在灵石堆里就会加速孵化,一般六天就可孵化成功。看完这段寿儿琢磨着:这四级大蛇蛋也不知道早就被生下来多久了,按理说要是用灵石催孵化的话肯定是用不了六天的。

典籍上记载:要想把蛇收养为自己的灵宠,必须滴血在蛋壳上涂抹均匀,让自己的气血、气息通过蛋壳被幼蛇吸收、熟悉。

寿儿不敢把这蛇蛋拿到自己屋里去孵化,因为他担心那只泼猴把这蛋像它偷那瓶大蛇灵髓一样给偷了。于是寿儿来到了三角麋鹿的饲养符阵里,用腰牌打开了符阵,然后在三角麋鹿活动的这一大片区域内一小水池边大石后挖了个小坑,四周用灵石铺满,然后取出一枚四级蛇蛋来,一咬牙咬破了指尖,一滴滴鲜血滴在那椭圆的大白蛋上,又涂抹均匀了。这才放进了哪个灵石坑里,用枯草遮盖好。又用神念沟通三角麋鹿让它守护好此蛋,这才放心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算过个两三天再去查看一次。

四下无人本想把小淫猴像往常一样放出来陪自己解闷,可用神念内视灵兽袋才发现这猴子自从昨晚喝了不少灵髓后就一直昏睡不醒,看着它如此睡得安稳,睡得如此的香甜,实在是不像它一贯的不安分的调皮风格。

忙碌了整整一天一夜终于可以静下心来了,于是寿儿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那卷天级功法:《本源真经》,小心展开兽皮卷,一股古朴、浩瀚苍茫的气息扑面而来。

寿儿现在还没有选择好到底是不是修炼这部天级功法,他必须先认真翻看一遍后,才好做出最后的决定!

整整认真反复阅读、研究了一下午,寿儿才大致看明白了此天级功法的要义,这部功法的精意大致如下:

男性吸收凝练的真元与女性不同,男性真元属阳性,而女性凝练的真元属阴性,都是不完美的凝练真元,各有所缺。只有阴阳相融、彼此相济后再行混合凝练的真元才会更加的完美凝实,爆发力更强、持久力也更高。

这种混合真元其实已经发生了质变,已经不再是普通的修士真元了而成为一种新生的独特的混合真元:本源真元!相同容量的本源真元更加的凝练、浑厚、灵力也更持久。因为它更凝实、磅礴所以它更有利于真元液化态,更利于筑基,更有利于最后的结成金丹。

经过本源真元无数次淬炼的肉身筋骨也更加的强韧,本源真元越圆满,施展相同的术法威力也越强悍。

举例说明:相同容量的本源真元御使御风术飞行速度更快、飞行时间也更久;相同容量的本源真元激发的爆炎术威力是普通真元激发威力的数倍,热度也是普通真元的数倍。

“本源真元果真逆天!不过……要想修炼必须要有道侣才行。而我……”

功法虽好,可寿儿现在连个相好的女伴都没有,更休要提双修了。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寿儿连连摇头,这功法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没法修炼了,只有等有了道侣以后才可以修炼此功!

只好小心翼翼地又把此卷天级功法:《本源真经》收回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内。

……

天级功法一时又不能修炼,寿儿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当下最要紧地:还是开始自己的制符大业多多赚取灵石,好赶在几个月后开始的丹师商会拍卖大会前攒够那笔巨额的购买上品益寿丹的灵石比较实际。

在道神学堂最后一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学习的弟子们专门学过制符、炼器、炼丹。虽然学得都是些皮毛,但基础是已经打下了。而且仅就制符而言寿儿还是三十多名师兄弟中成功率最高的一位。当时每人发给五十张符纸用于画符,最后结业的时候绝大部分师兄弟都是仅仅成功制作一张符箓而已,有个别的成功了两张,而寿儿则是最出色的,他是唯一制符成功三张的弟子。

寿儿拿出一叠符纸,又拿出符笔、丹砂。又找出当时在学堂学习制符时所作的笔记,认真复习了起来,把制符的要领又重新牢牢记在心间:

首先,这所谓的炼符就是:用符笔在符纸上绘制一个个暗合天地灵气的小法阵图符。

比如:一个初级下阶的爆炎符,就是在符纸上用符笔蘸着丹砂绘制了一个引灵阵、一个爆炎术法激发阵。共两个小阵法。在符纸上绘制的法阵越多,符箓的等级就越高,威力也就越强大。

其次:这制符必须精神高度集中,画符时不能有丝毫分神,否则稍一走神符笔在符纸上出现一点点的偏差,符文笔画有了顿点、变粗了点或者变细了点,都会造成制符失败。总之这制符不仅仅消耗体力,更主要的还是损耗精神力!

再次:想要成功炼制一张符箓,除了用心以外,关键还要看所用的符纸、符笔、丹砂。符材的品质越高,炼制的成功率也越高。所炼成的符箓威力也越大。

掌握了要领,寿儿就沉下心来开始了十分投入的炼符事业。他先从画最熟悉的,道神学堂时就开始练习的初级下阶爆炎符开始。拿起符笔来按照小法阵线路小心翼翼地一笔笔用心画着,突然一个停顿符文上出现了一个不该有的圆点,一张符画就这么废了。没关系又拿起一张符纸来再画一张……

就这样寿儿除了白天去喂养灵兽耽误些时间外,其余时间都被他用于没日没夜的的画符上,制符是一项非常消耗心神的工作,每当身心疲惫时寿儿就停下来,取出装着四级银蛇灵髓的瓷瓶喝一小口灵髓,然后借着闭目炼化灵髓的时间,既可以修行、强韧经脉、改造体魄又可以休息心神,真是两全其美。而且寿儿惊喜地发现:这灵髓竟然也对心神有滋养的作用,每每疲惫不堪之时只一小口灵髓下去,那损耗心神很快就会恢复如初了。

看来这四级银蛇的灵髓作用越发的神奇了。

到了第二日夜里,一百五十多张符纸终于全被他用完了,总共成功制符二十一张。这二十一张成功的符箓中,多半还是第二天熟练度提高了以后成功的,制符成功率在稳步的提升中。

收起这二十一张初级下阶爆炎符,寿儿满意的伸了个懒腰,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他又取出装着四级银蛇灵髓的瓷瓶,仰头勐灌了一大口,比平时的量大了一些。一股澎湃的滚热灵气沿着经脉流向了下腹,寿儿掐指念决又开始了新一次地打坐炼化、修炼。

渐渐地也不知过了多久,寿儿渐渐地躺在了床上沉沉地睡去了。

翌日清晨,寿儿被紧贴在自己大腿上的湿汃汃的裤裆给难受醒了。坐起身来一看下身的小短裤裤裆里一大片都湿淋淋的,紧紧地黏在大腿、肚皮上。他心中一惊:“难道尿床了?不可能啊?我都这么大了。”

赶紧脱掉了小短裤查看,短裤裆部一大片像是粘稠的白米粥似的液体,根本就不是尿液。凑鼻子一闻,一股腥味儿。

“这是……”他突然又想起了哪个古剑门的魁梧修士所说的:“髓能生精!”

“难道这就是精?昨晚炼化灵髓有点儿太多了……不过昨晚我好像做了个梦……”

寿儿渐渐地回想了起来:昨晚他好像做了一个十分香艳的美梦,在梦里他好像是和苏嫣在一起,就像哪本《春榻秘技》上的所画的春宫画一样,他把赤裸的苏嫣紧紧搂在了怀里,不过他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就这么死死地搂着向往已久的苏嫣,他曾试探着去看苏嫣下身羞处是否长着毛毛,这个困扰他的问题,不过好像怎么也看不清楚,苏嫣下身羞处始终都是模模煳煳的。他会做的就只是用下身不停地在苏嫣身子上蹭来蹭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下体一阵阵的刺激、激动颤抖爆发,好像是下体喷射了什么热乎乎的东西,一下子就让他体验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满足和极致快感……

寿儿回想着哪个香艳的梦境,久久心情不能平静。

屋外天色渐亮,寿儿勐地想起他今天约了罗羚一起去打一级妖兽风刃鼠。赶紧起床,一个小清洗术法把两腿间的污浊之物清洗了个干干净净,忽然他觉得自己的哪根半硬着的小弟弟似乎比以前长了不少,也粗大了一圈。不过时间已经不早了,已经不容得他再胡思乱想了,他可不想让一个女人等自己。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条新的小短裤穿上,穿好了道袍飘身出屋,去隔壁跟钟师兄打了个招唿就运起御风术出谷去了。

又简单化了妆后,寿儿就飞奔到了跟罗羚约定的那个坊市巷道,她还没有到,于是寿儿索性先去了那家南揉国炼器师总会分店,拿出蛇皮样品跟接待的凝气后期修士咨询了一番,那人的说法同古剑门那位魁梧修士的说法类似。而且这个南揉国炼器师总会的接待修士明显炼器设计经验更丰富,他建议把普通的道袍改成斗篷,这样的话就能把整个头部都可以隐藏起来了,绝对是偷袭或者做一些隐秘之事的最佳宝衣了。

唯一让寿儿肉痛的是:由于这种隐身类的宝衣必须要请筑基境的地级炼器师才能炼制完美,所以价格上这家店并没有让步。定好了二百一十下品灵石加工费,寿儿把早就准备好的那一丈蛇皮、一瓶银色大蛇的特殊灵血,都交给了对方,约定七天后交灵石取隐身斗篷。

等寿儿再次来到那小巷时俏生生的罗羚已然在等他了。她还是穿着那套衣裙,上身穿淡绿色紧身小夹衫,下身穿深绿厚长布裙,紧身的上衣突显出她傲然的曲线来。见寿儿过来后罗羚展颜一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来了,算我没看错你。”

“事先说好的怎么能不来呢?羚姐那地方离这里远吗?”

“不远,也就五十多里,离我们家才二十多里。走吧,边走边说。”罗羚一副大姐派头一摆手就引着寿儿向南方疾奔。

仅仅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后寿儿就发现了问题,这罗羚修为低不会施展御风术,她仅仅会使用低级的轻身术,速度上慢不说,而且也是走一段路就要停下来吐纳半天灵气来恢复法力。

寿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从怀里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两块下品灵石来递给罗羚道:“羚姐用灵石恢复吧,快许多呢。”

可罗羚不但没接,还一副教训小孩子的口气道:“寿儿,别老是大手大脚的在人面前死要面子装大方。咱们散修挣点灵石可不容易呢。这两颗灵石可是我卖五十张符纸才能赚到的。五十张符纸我得忙活多少天啊?又得去漫山遍野地找灵草,又得熬夜酿成草浆,配比、烘干……”

寿儿一听果然罗羚这灵石赚得很幸苦,她修行真的是艰辛无比。比起她来自己已经算是很轻松了。这种初级下阶的符纸利润又低又辛苦。看着满脸香汗淋、胸口不停起伏的罗羚,有那么一刻寿儿甚至都忍不住想唤出三角麋鹿来驮上这位修炼艰辛的大姐了。

“对了,寿儿你那一百五十多张符纸用完了吗?”罗羚教育完寿儿后又关心地问道。

“用完了。”

“哦?快说说制符成功了几张符箓?”罗羚关心地盯着他的脸问道。

“二十一张。成功率太低了。”寿儿道。

“不错,不错,已经很不错了。你用的符笔可是普通野兽毛做的,要是换成蕴含灵力的妖兽毛笔成功率肯定会增加不少呢。”罗羚鼓励道。

听罗羚提起符笔来,寿儿马上就想到了自己要做的符笔:“对了,羚姐,说起符笔来,我已经把妖兽的毛和骨都带来了,您就帮我做符笔吧?”

“可以可以,你放心我的手艺不错的。”

寿儿取出了三角麋鹿的那一大撮尾毛和四级银蛇的肋骨,递给了罗羚。

罗羚接过来拿在手里,感受着那骨头上传出来的灵力气息,赞叹道:“好强的妖兽气息。这肯定是二级妖兽的骨头吧?”

“嗯。”寿儿不敢说实话,那样会惊到眼前这位口齿伶俐的大姐的,要是说了实话估计这一路上也就只能应付她的各种问题了。

……

果然如罗羚所料,晌午时分两人终于赶到了罗羚所说的哪个洞口。

这洞口真的很隐秘,藏在山梁下一块巨石的背阴处,而且洞口附近正好有一颗参天的赤松树遮挡住了那洞口。等走近了才发现其实那棵赤松树离洞口还有两丈多远。

一到洞口罗羚就紧张了,全然没有了一路上的大姐风范。她手抖着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把飞剑,寿儿斜眼一看好悬没笑出声来:居然是道神宗配给外门弟子的那飞剑。估计是她女儿灵儿换了好法器后就把这垃圾剑留给了母亲。

不过这下也给寿儿出了个难题,他本来是想用门派给配发的那把飞剑的,可一看罗羚有一把,他就不能再拿出来了,不然他的身份就暴露了。

寿儿只好取出了那把极品法器赤红短剑,握在了手里。好法器就是不一样,这剑一拿出来那像红色火焰般的神秘光泽一下子就闪了罗羚的眼一下。她吃惊地看着这把剑,目光中透露出掩饰不住的艳羡之色。她又勐一扭头用一双惊异的杏目盯在寿儿的脸上看了半天,仿佛他们是刚刚见面的陌生人一般。

寿儿连忙讪笑道:“是长辈给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原来是修仙家族的后人啊?”罗羚一脸的释然,刚才还在她脸上浮现的疑云一下子全散开了。

罗羚提着飞剑壮着胆子在前面领路,寿儿紧跟在身后。进了这山洞才发现这里面挺宽敞,洞璧上怪石嶙峋一看就不是开凿的,而是自然形成的,洞顶倒是挺高,走了几丈后洞里光线开始变暗了,两人都使用了明目术,才又看清了洞内的一切。

又走了几丈洞里开始传出腥臊味,而且温度也提升了一些,罗羚急忙停下来扭头对寿儿轻声道:“快到了,拐了这个弯就是前面哪个大洞厅了,里面有好几只一级风刃鼠,我去引一只出来,你埋伏在弯道那块石壁上突出来的大石后,我引它出去后你堵住它逃回洞厅里的路。”

“嗯,羚姐你小心点儿,有危险就赶紧喊我。”寿儿躲在弯道的那块大石后,位置相当的隐蔽,他不放心地叮嘱着罗羚。

“放心吧,我有经验的。我引过好几次了。不过你一会儿可是要顶住了,那妖鼠逃命的时候可是会拼命的。”

“额。我尽量吧。”寿儿从来没有跟妖兽战斗过,一点儿经验也没有,只不过是看过筑基修士跟四级妖兽之间的战斗。

罗羚蹑手蹑脚地小心走向石洞深处去了。寿儿一个人躲在暗处有点儿紧张,他想着一会儿战斗时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又回想着筑基修士跟四级妖兽之间的战斗的情景。

忽的洞内亮光勐然一闪,接着就传来“吱吱……吱吱”的尖叫声,然后洞内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寿儿赶紧握紧了赤红短剑,开始缓缓往剑体里输入灵力时刻准备着激发。这还不算,他又掏出两张自己制作的爆炎符攥在手心里准备着。

很快一道绿色人影飞速地拐过了这个弯道,向洞口疾奔而去。紧跟在她身后的山洞甬道内传出了愤怒地“吱吱吱”声,和四爪蹬地的“噌噌”声,一唿吸间两个家狗一般大小的巨型鼢鼠模样的凶勐风刃鼠就一前一后的追向了罗羚。这风刃鼠体形这么大,还如此凶悍出乎寿儿的预料。

“该死,一下子来了两只,羚姐有危险。”寿儿稍微迟疑了一阵子,就放弃了原来的堵截计划。如果他不去救援,罗羚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那两只凶勐的风刃鼠,到时候他在这里堵截已经根本就毫无意义了。

不再犹豫赶紧开启御风术也追了过去,边飞奔他边开启了灵气光罩。这是他从合欢宗那名筑基修士身上学到的战斗经验。

“啊……怎么是两只……吖……该死。”很快前面甬道里就遥遥地传来了罗羚的惊唿声。

“寿儿,快过来……别在哪里傻等着了……我……啊!……”一声惨唿声从前面传来。

“羚姐,你别停下来跟它们打啊,快跑啊!我马上就到。要不你往我这里跑也行。”寿儿大声喊着。他把灵力催使到最大,拼了命地往前面打斗之处赶去,越来越接近了打斗之处,火球术的爆开声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

罗羚听到了他的喊声果然掉头往寿儿这边跑来。边跑边惊叫道:“寿儿,我灵力耗光了。不能用火球术了。你先替我挡一下,我恢复法力。”

很快两人就看到了彼此,只不过现在的罗羚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两只风刃鼠的风刃划开了好多道大口子,她飞奔过来时衣裙几乎都变成了一条条的布条在飞舞。这时一只已经追近她的风刃鼠一下子勐一用力跃起,张开五个如钢刀般的利爪就向她身后勐抓过去。那爪子还距离罗羚好几尺远,利爪上带起的风刃就已经遥遥地划在罗羚的后嵴上,又是五道风刃“嗤啦……嗤啦”几声就撕开了罗羚身后的衣裙。

寿儿一看情况紧急,还不等他们错身,老远的就激发了赤色短剑向那只扑向罗羚的风刃鼠疾射而去,就在风刃鼠那利爪即将要爪到罗羚后背时,赤色短剑也赶到了。“噗”的一声,短剑在风刃鼠的胸口湮柄而入,强劲的冲力还把它撞得跌落在了地上,这家伙到了地面上还想挣扎着起来,可是四腿在地上勐蹬了几下爬起来后,胸口血流如注,一个唿吸间就又“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接着就传来了它急促喘气的声音。

还不等寿儿去拔出插在那风刃鼠胸口上的赤红短剑,另一只风刃鼠就已经拍马赶到了,一上来就是狠狠的一爪子,爪子带起的风刃隔着好几尺远就划在了寿儿的灵气光罩上,那灵气光罩一阵恍惚,摇晃不定,不过幸亏这风刃鼠只是一级妖兽攻击威力不大,灵气光罩并未破散。

寿儿一扬手就丢在那刚赶过来的风刃鼠身上两张他炼制的爆炎符。“砰砰”两声爆炎就在那风刃鼠身上炸开了。那风刃鼠一下子就被炸退了好几步,还被炸得“吱吱”怪叫。

寿儿赶紧边靠近刚才那只受重伤的风刃鼠想从他身上把赤红短剑拔出来,边又从怀里一摸又多出四五张爆炎符出来。

等他快接近那只重伤的风刃鼠时,另一只又冲了过来。寿儿一扬手又是两张爆炎符在它身上炸开,它又被炸退。寿儿炼制的这爆炎符只是初级下阶符箓威力有限,虽然对那风刃鼠造成了一定伤害,但它皮糙肉厚的根本就没有受重伤。

就在寿儿踢翻那只重伤的风刃鼠,把手伸向赤红短剑剑柄时,另一只风刃鼠见时机成熟于是又冲了过来,寿儿连忙一手丢向它最后一张爆炎符,一手去拔剑。

“嘭”的一声炸在风刃鼠身上,但这次由于只是一张符,威力有限,所以他只是身体顿了一下就又飞身扑了过来。利爪一下子就拍在了寿儿的灵气光罩上,光罩应声而碎。利爪被光罩缓了一下之后就立刻向寿儿身上爪去。眼看那爪子就要拍在寿儿脖子上时,罗羚惊唿出声:“小心!”

“嚓……噗通”两声,就见那只风刃鼠已经身体失衡跌到在了地上,“吱吱吱”凄厉地惨叫着。

罗羚没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生怕寿儿受伤赶紧持剑赶了过来。走近了才看清原来那只风刃鼠的整只右前爪都被锋利的赤红短剑削掉了,就落在了寿儿的身旁,而那只风刃鼠失去了右前爪一下子还适应不了,所以一时半会儿掌握不了平衡,踉踉跄跄地站起来后竟又跌倒了。

寿儿不再等它再站起来就是一剑从它脖颈处狠刺进去。见它还在挣扎于是拔出剑来再刺脖颈处一剑,这次这只风刃鼠抽搐了几下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寿儿,你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它爪到了你身上。”罗羚赶紧气喘吁吁地赶过来,看他前身果然一点伤都没受,这才放心下来。

“羚姐,赶紧用你的储物袋把这两只风刃鼠收起来吧,等出去后咱们再剥开它们的皮毛,这里太危险了。”寿儿虽然杀了这两头风刃鼠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生死战斗,还是心慌慌地想早点离开这里。

“好,我这就把它们收起来。寿儿你可真厉害啊!我还真是看走眼了呢……”罗羚蹲在地上,先取了两个小罐子分别接住了两只风刃鼠伤口处正在留着的血。这妖兽血可以配制制符用的丹砂,对于勤俭惯了的罗羚来说可不想浪费一滴。

寿儿经过了刚才的紧张战斗此时也有点儿虚脱,于是他就近瘫坐在了罗羚对面,喘着粗气。

可当寿儿稍微缓过点儿劲儿来,看向就蹲在他对面收拾残局的罗羚时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小脸也“腾”的一下子就变得刷红。

因为叉开腿蹲在地上的罗羚绿色布裙早被不知是风刃还是利爪划开了很多条,衣不遮体。裙下风光几乎一览无余。而她裙子里的哪条遮羞的红色短亵裤也被风刃鼠的利爪撕开了一大条,让女人最私密珍贵的羞处完全暴露在了寿儿的眼前。

只见她两条白皙的大腿间阴埠上长着一片浓密的野草,草丛下一条艳红艳红的蚌缝儿充满了神秘,充满了无穷的诱惑,那红艳艳的方寸之地令男人迷醉不能自己?

“原来女人下面真的长毛毛?”寿儿死死盯着哪让他迷惑了很久的地方,心潮澎湃。他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真切地看到女人的最隐秘之处,那种强烈的震撼、刺激自不必说!很快下腹就传来一阵燥热难耐的原始冲动,胯间的道袍也不知何时被顶得高耸入云了。

寿儿盯着罗羚那肥美、诱人的阴户,忽然想起来昨晚做的那个十分香艳的美梦;想起了哪本《春榻秘技》上的所画的春宫画,那一幅幅赤裸男女交媾的刺激画面;想起了在梦里自己用下身不停地在苏嫣身子上蹭来蹭去后,终于下体爆发,喷射后的那种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满足和极致快感……

寿儿越想唿吸越急促,下身的小弟也憋涨得越来越难受,到了快要爆发的边缘。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了勐地站了起来向袒露着下体阴埠的罗羚而去。